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綜合新聞

建設“質量型”智庫急需體制革新

时间:2015-12-24 10:58: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余敏江

 优化决策咨询 加大开放力度

   近年来,中国新型智库建设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新型智库的规模、产出和信誉均有所提升。然而,中国智库的总体质量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处于劣势,迄今还尚未涌现出如布鲁金斯学会、兰德公司等具有重大国际影响力的智库。从整体上来说,大多数智库都比较偏重于对政府政策的解读和宣传,相对独立、可操作性强、管用的研究较少,创新性以及开放活跃的讨论也都较弱,同质化重复建设的问题较为突出。智库建设的质量不高,不仅影响其自身的生存空间,影响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水平,而且还影响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进程。在经济社会的大转型过程中,破解各地区、各行业、各领域的转型发展难题,客观上要求决策咨询制度和咨询市场不断完善。在这种背景下,建设“质量型”新型智库不仅非常重要,而且尤为迫切。

  體制缺陷是“質量型”新型智庫建設的最大障礙。建設“質量型”新型智庫,必須依照智庫發展的特點和規律,逐漸破除傳統智庫管理中的體制藩籬,協調體制屬性和政策研究獨立性之間的關系,實現由政府的附屬部門轉變爲具有獨立性較強的政府“外腦”,以此來激發新型智庫追求高質量的內部動力,不斷提升新型智庫的影響力和公信力。

  改革“謀”與“斷”不分決策體制

  國內知名度較高的智庫大多是官方、半官方智庫,他們與決策中樞系統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行政隸屬關系,其經費來源基本上是由政府財政負擔,研究人員也往往與行政級別挂鈎。在這種體制格局下,決策過程局限于政府系統內部,政府決策中邀請智庫專家論證時大多是事先定好“調子”,僅是需要一個“可行性論證”而已。這樣一來,大多數官方、半官方智庫對事關戰略利益的探索性課題鮮有主動研究,所提供的研究成果中官話、空話過多,獨立性、批判性、創新性的成果較少,決策咨詢過程中的“智力空投”現象較爲嚴重。究其根本,在于“謀”與“斷”分工不夠清晰,甚至沒有“謀”的制度設計,只有“斷”的結果實施。

  如果集“謀”和“斷”于一身的政府決策及決策咨詢體制不改革,高質量新型智庫建設就沒有生存和發展的空間。實際上,在現代決策過程中,決策系統和咨詢系統是相互獨立又相互支撐的兩個系統,不能合而爲一。對于政府決策者而言,智庫專家存在的價值是爲政府提供理性決策“外腦”,更重要的是,智庫專家的政策分析是政府決策者客觀評判各利益相關者不同政策主張科學性與否的重要工具。因此,要切實把新型智庫的決策咨詢工作擺在重要位置,深入政府決策者的思想,並且以立法和制度的形式將決策—咨詢機制予以規定,形成中樞系統與咨詢系統的良性互動,既保證謀、斷相互獨立,又做到以“謀”助“斷”。

  提升決策咨詢系統社會化程度

  科學決策的關鍵是看有沒有獨立于權力系統之外的多樣化的決策咨詢組織。“多樣化”體現在智庫的組成多樣化,體現在有不同聲音、不同的解決方案,提供給決策者作爲參考備選。當前,政府決策咨詢主要是由政府部門內部的政策研究室承擔,受條塊分割體制影響,政策研究室的運行機制不夠靈活,難以針對公衆關心的重大問題,自行選題進行深入、自主的研究,有時不得不服從某些部門的局部利益,這種情況制約了決策咨詢的獨立性。更爲嚴重的是,目前中國政府決策咨詢主要還是“個體咨詢”,決策咨詢人員往往以個人身份發表意見,傳達給中樞機構,其最大弱點就是偏好明顯,在進行咨詢時片面強調自己所熟悉的知識,容易對決策産生誤導,這勢必會影響決策質量。究其原因,在于缺少社會化這一平台。

   推动政府决策咨询的社会化,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充分发挥高校及各级社科院决策咨询作用。从目前的情况看来,高校及各级社科院作为决策咨询的重要机构,所起的作用比较有限。实际上,高校和各级社科院作为由公共知识精英聚集形成的学术研究组织,具有其他类型智库所不具备的功能优势,如多学科优势、知识储备雄厚、社会公信力较强,等等。充分发挥高校和各级社科院的作用,既有利于其提供紧密结合政府决策需要的研究成果,也有利于智库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这就需要政府为其提供平等的参与机会,关键在于政府决策部门扩大采购范围。除了办公物品采购和服务采购外,还需将决策咨询服务作为政府采购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到各级政府采购范围和政府购买服务的指导性目录。唯有如此,才能把各级社科院和高校真正纳入决策咨询之中。第二,大力发展民间智库。民间智库具有贴近公众的优势。民间智库的参与使政府决策更易吸纳多元社会声音,更易包容社会各方面利益诉求,更易感受民众的真实需求,当然也就更有利于各方利益的平衡与协调。大力发展民间智库不仅可以克服政府部门的内部决策咨询机构在搜集真实信息方面的局限性,更为重要的是,民间智库可以保持决策咨询研究的持续性和系统性,克服政府部门内部决策机构因决策者变化和决策者注意力转移而影响决策咨询的弊端。此外,建立决策咨询中介组织。中国现有的各类智库在政府决策中已经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决策”与“咨询”两张皮的现象仍然存在。决策咨询中介组织就是在政府决策机构和智库之间发挥中介作用的组织。这种组织的主要职能有:接受政府决策部门的委托,发布决策咨询研究的信息、课题和资料,使智库及时了解政府决策的需求,并掌握大量的实际资料,进行准确、切合实际的咨询研究;协调、评审、组织合适的智库对政府重大决策和重大政策出台提供咨询论证;督促、检查智库研究的进度,评估验收智库研究的成果。决策咨询中介组织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优化政府决策。

  加大政府對新型智庫開放力度

  智库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预见性、前瞻性,而进行有效的战略性预测或研判有一个重要前提,即智库专家能够密切接触决策层和核心人员,并能第一时间获取相应的信息资源,否则,智库专家的研究只能隔靴搔痒,鲜有科学性、针对性和实效性。当前,大多数智库缺乏政府内部的“隐性知识”和完备的即时数据,智库并没有获得“有效行动的空间和能力”,导致智库专家的政策建议通常流于形式或“无的放矢”,进而导致政府对智库专家能力的不信任。这不仅隔断了智库专家与政府决策者之间互动的渠道,而且还强化了政策制定权力中的原有配置。结果,政治系统变得封闭,尤其是政策问题建构过程变得更为封闭。打破权力对知识的垄断结构,使智库专家获得政府决策话语权并对政府决策权的行使进行理性化制约,形成智库专家的参与权与政府决策权之间的制衡,需要政府提升政策制定体系和过程的开放性。由于建构的开放性,政府决策变得更加透明,从封闭决策到专家参与,从垄断决策到共享决策。这里的开放性不仅包括政務公開、信息公开,还包括政府对智库专家的审议公开。信息平台和数据库建设是“质量型”新型智库建设的短板。当前最重要的是建立政府信息共建共享数据平台,实现跨部门、跨领域、跨智库的信息互通、成果共享。政府对智库专家的审议公开同样有重要的意义:一方面,便于社会公众了解智库专家的观点、顾虑和假设;另一方面,有助于形成政府官员与智库专家的创造性张力。政府的开放性为新型智库多线条、多面立体参与政府决策提供了可能,亦增强了政治系统对智库知识流入的接纳程度和包容性,为新型智库决策咨询功能的发挥提供宽松的制度环境。

  (作者單位:蘇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推薦資訊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版權所有@飞翔彩票
備案號:隴ICP備10001373號-1

甘公网安备 62010502000388号

技术支持:甘肃省社会科学院数据中心 地址:兰州市安宁区建宁东路277号网站地图
热门关键词: 飞翔彩票开奖 飞翔彩票网站 飞翔彩票官方版 飞翔彩票开户 飞翔彩票主页 飞翔彩票是真的吗 飞翔彩票注册 飞翔彩票手机版 飞翔彩票靠谱吗 飞翔彩票网 飞翔彩票登入 飞翔彩票app 飞翔彩票平台 飞翔彩票登录网址 飞翔彩票官方平台 飞翔彩票app下载 飞翔彩票网址 飞翔彩票官网 飞翔彩票注册登录 飞翔彩票平台计划